新马娱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最牛博弈”(ID:zngame),作者 老兵戴辉,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中国的17年交情》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震动了整个中国,也震动了全世界。万众一心,共同抗疫。全世界也在支持中国。

本计划2020年2月24日至27日在巴塞罗那举办的2020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由于新冠疫情,主办方GSMA决定取消了。这是MWC历史上,第一次取消会议。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obile World Congress 简称MWC)是一年一度、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移动通信领域的展览会。主办方是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1995年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首次会议,之后主办地曾一度移至法国戛纳。从2007年开始又回到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从此再没有离开过。

因为中国的新冠疫情,居然让西班牙的全球大会无法进行。这正说明,中国力量在5G等移动通信领域,已经具备了极大的影响力,并成为核心的支撑。

2003年初,中国企业第一次参加了MWC大会。在此之后,爆发了非典疫情,但是经济并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17年以来,MWC会议见证了中国移动通信产业从0到1,再从1到100,乃至于今天在全球具备极大影响的全过程。

本文将介绍这段历史。

半年多前的2019年6月26-28日,MWC ASIA在上海举行。

尽管名义上这是MWC的亚洲分会,但是实际上规模非常大。老兵戴辉在里面转了两天,好不容易将大部分厂家的展厅看完。

MWC与MWC ASIA的关于,好比是CES与CES ASIA的关系。CES是消费电子领域每年一度在拉斯维加斯的展览,盛况空前,中国厂家也非常多。

2019年,中国发了5G牌照,这是5G的元年。各大厂家都展示了5G的设备、芯片、手机、应用。

这次会议上,最大的爆冷是中国移动总经理杨杰宣布将不建设NSA(5G非独立组网),而是直接建设SA(5G独立组网)。这意味着中国在5G独立组网上将领先于全球进行建设。只有SA模式才能实现低时延和高可靠性,对无人驾驶和智慧工业等方面有大的好处。

中国移动是全球第一个启用2.6GHz频点的5G运营商,而不是国际主流的3.5GHz。产业链非常重要,各大厂家支持吗?就在这次展览中,中国移动展示了2.6GHz频段下各厂家的AAU,看来不是问题。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2003 年, 华为第一次参加MWC会议,开创了MWC与中国合作的历史

02年,我们准备参加2003年2月18-21日的戛纳3GSM展览。任老板给了一个指示:产品部负责。

我和杨振钧等同事一起做了方案汇报给产品国际的陶景文。突然,形势变化,老板发现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展览,马上风声就不同了。当时产品国际行销部的负责人是徐文伟(大徐),移动国际负责人是范晖。

2003年初一,负责3G市场技术的汪涛紧急打电话给,说小徐总对戛纳展上3G的产品介绍资料不满意,让他重写。我正在紧锣密鼓地相亲中,也只好强装笑意接入电话会议远程与会。心声上有个帖子,一句话说说你对华为的感受。排名第一的是:Welcome to join the conference!

2003年,华为第一次参加MWC大会(当时还叫3GSM会议),地点在风景如画的法国戛纳,展馆就是每年戛纳影展走红地毯的地方。

小兵戴辉荣幸地当上了现场负责人。

华为第一次参展,位置较偏,后门外阳台上,面朝大海,就是美丽的蔚蓝海岸。西门子租了一条极大的邮轮,傍晚时分,灯火通明,隐隐传来欢声笑语。我们默默吃着展览部”天道酬勤奖“获得者陈敏给我们订的盒饭。

2000年3G技术就基本成熟,但是3G手机芯片和手机侧却进展缓慢,整个业界用了整整三年。

全球3G手机的进展象冰山一样缓慢,大会上,只有爱立信和诺基亚各首发了一款了3G手机。Interoperation(互操作性)是当时的热门话题。爱立信和诺基亚各自的第一款3G手机是Z1010和6650,价格肯定是高高在上的。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图注:索尼爱立信Z1010

手机进展缓慢的最重要原因是芯片。WCDMA技术也是基于高通牛逼的CDMA技术的,爱立信忍辱负重,向高通做出了巨大的让步,收购了高通的CDMA基站产品线并加以关闭(相当于送钱)。高通因而支持WCDMA,并率先做出了WCDMA手机的芯片。

此前,华为在北京开发了一个叫UE(用户侧设备)的大盒子,可以连上笔记本电脑做3G业务演示,包括FTP、流媒体等。实际上,是将3G基站的编解码部分硬塞了进去。这个UE的功能就相当于后来我们熟悉的数据卡(无线猫)。当时,华为做出了基站的3G芯片,但是做不出手机侧的。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图注:硕果仅存的展台照片,右图左二柜子上的盒子就是UE

3GSM展览展出了全套3G设备。没有手机,就用一个粗笨的大盒子(UE)加上电脑来演示FTP以及流媒体业务(就是播电影)。

就这样一个粗陋的盒子,因为有不少测试功能。当时在香港代表处工作的彭博居然也将这卖出给了香港的运营商,可见当时测试终端也是很稀缺的。

展览期间,无数媒体来访,追着戴辉问的都是:如何看待华为和CISCO的官司?我当时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正是因为华为的产品不错,所以CISCO才将华为视为对手。

展台上,华为繁体字样首次展示,这是广告部黄斌请岭南书法大师关山月写的。这两个字后来刻在大石头上,放在华为园区之外,成为经典。记得以前刘平说过,华为刚创立时,最早也用繁体,当时大家都笑称是“华鸟”。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任正非先生背着手,在每个展台转了一圈,他的名片上只有两行字: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任正非。

3G手机种类太少,对欧洲的3G运营不利。任正非后来说,“当年我们没想过做终端,是被逼上马的。华为的3G系统卖不出去,是因为没有配套手机。”

任老板还回忆,说华为2003年开始研发做手机是被迫的,因为没有人为华为提供3G手机!当年华为也开始卖小灵通手机,用京瓷方案贴牌,算不上真正的研发。

这次大会中,余承东参加了圆桌论坛,实现他的大嘴国际首秀。事毕问他:听不懂别人的英文怎么办?他说:我才不管人家说什么呢?我只管讲我背好的段子!

应汪涛的约稿,小戴捉刀写了一篇文章:让3G走下神坛。文内提出,如果3G手机能到100美元,走入寻常百姓家,那么3G就可以大规模商用成功了!当时100美元合800多人民币,可以在我老家买两平方米的房子。

爱立信是用展览车,我也兴致勃勃地上去转了转,人家展示的都是基于3G手机的interoperation(互操作),比我们的大盒子UE时髦多了。回来后,宋一新写了个提纲,让我捉刀写了个PPT。2004年开始有了华为3G巡游欧洲的东方快车。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图注:东方快车

从这个时候开始,华为融入了全球WCDMA的3G阵营。西方公司如爱立信、高通等纷纷与华为签订了3G的专利交叉授权协议,华为承诺将支付不菲的费用,也因此获得了入场的门票。

当时大家真的很土。

戛纳太小,大家都住在几十公里之外的尼斯,状况不断。大部队下车落货时就丢了两台便携。出去散步的时候,两个同事还在街头被假警察洗劫了。当时大家都很土。老陶和老范租了一台车在尼斯和戛纳之间通勤,加油的时候,因为职员不懂英语,居然加了点柴油进去。

我们舍不得请两百欧一小时的搬运工,和大佬车海平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自己动手搬硕大的机柜,建立起“上山下乡洋插队”的情谊。

展览结束后,前台美丽的法国妹子送我法式贴面问候,让我面红耳赤。当时很单纯,甚至都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杨振钧坐在展厅后门外阳台上,背朝大海,留下张现场照片。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展览之后,余承东与兄弟们一起去巴黎转机,抽空带着大家去游览埃菲尔铁塔。老板打电话给他,问:你在干什么?他只好对着电话说:报告任总,我们在开会!那次,老余后悔忘记带上他的宝贝布鞋,走路不爽!他说:只告诉我要上台讲话,没有告诉我要走路!

展览之后,我和王海君同学坐火车去了摩纳哥的蒙特卡洛大赌场和意大利边境城市因佩里亚。一日走过三国。我还忍不住下了一次冰冷的地中海。

中国没有媒体过去,我后来就这个展览写了一个豆腐块发表在《华为人报》上。

02、03两次去法国,年轻的我都没有看成激情戏剧红磨坊,一直深以为憾,十四年后方圆梦,但已不再有冲动。哎,怀念我的青春啊!

我对法国一直都很有感情。这次法国队世界杯夺冠,我这个伪球迷从头看到尾,非常开心,喝了不少啤酒。有个好玩的事情,有家公司叫施耐德,大家都认为是德国公司,其实是法国的。

2003年,华为首次开通3G商用也与MWC大会有关!

2003年12月24日,在阿联酋ETISALAT,华为开通了3G商用业务。该客户线负责人是王家定,他写过一篇《静水潜流》的文章。

这个项目的契机是:03年10月,ETISALAT要参加迪拜举行的MWC(当时叫3GSM)中东分会和展览。展前20天,提出想搞一个炫丽的业务展示:手机移动电视节目(包括新闻、体育和娱乐等),由基于视频流媒体平台的3G网络来提供。华为迎头而上,在实验局设备上开通了这个业务。爱立信做这个确实也不难,只是当时一时没有顾上,被华为抓到了机会。该业务由于其低成本、多频道和人性化功能而吸引了不少用户。手机电视有两个路线,一个是流媒体业务,现在广泛使用,另外一个路线是CMMB在奥运时候火过一下,随即昙花一现。

开这个项目的时候,一些网元(3G HLR)连英文版本都没有。不过,最初是华为自己人员去维护,所以问题不大。

王家定很巧妙地嵌入了一个GSM实验局,并开设成功,还推动公司开发半速率(HR)业务。ETISALAT于2006年在埃及和巴基斯坦的子网采购了大量华为GSM设备,这是后话。

2007年我去了一次迪拜。这里天气很热,早年的骆驼人,现在都在豪华的楼宇里,空调开得足足的生活。3G业务给大家增加了不少生活的乐趣。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图注:2014年,无线20周年会议,3G第一个客户ETISALAT,左二丁耘

2004年之后,中国企业纷纷参展

2003年,有了非典疫情,但是经济的发展并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第二年,也就是2004年春,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公司都高调参加MWC(当时叫3GSM)展览,大家不约而同,都采用了红色作为基色来装饰展台。

人民邮电报记者曹立平发文称:国内华为和中兴这两大公司也在戛纳一展风姿。他们展示了以3G业务应用为核心的网络和终端设备。华为公司的视频网关系统在这次展会上亮相。通过该网关,固定的会议电视系统可以和3G的宽带业务互通,华为公司的可视电话以及基于384kbps的流媒体业务也使很多参观者驻足,由华为公司开发研制的3G手机在现场开通的WCDMA网络上演示了丰富的3G业务。中兴公司展示的WCDMA商用系统,提出了从客户需求出发、保护现有网络投资、业务平台到终端平台的“一站式服务”解决方案,全面体现了其适应市场需求、重在业务应用的研发宗旨。

曾参加展览的林恩峰介绍,巧的很,那年展会的整体基色也是红色,“中国红”红遍展会!

MWC2020正式取消,回顾MWC与华为的17年交情

值得划重点的是:华为第一次展示了自研3G手机,但是要到2004年的第四季度才能批量供货。2004年11月,华为在香港发布了三款WCDMA的3G商用手机。当时的销售模式是为运营商做ODM,打运营商的品牌。回过头来决定为运营商开发定制手机。最初用的就是高通的芯片,于是一堆人去了美丽的圣地亚哥朝圣。小戴在广州见过一次雅各布父子,高瘦且高傲,还有昂贵笔挺的西装。

这次展览的时候,戴辉已经重新回海外一线拓展市场去了,所以没有参加。

从此之后, MWC大会,每年都有不少中国企业参展,而且起到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2003年,中国经济能克服非典影响,相信2020年,也能克服新冠疫情的影响。

这次MWC2020取消之后,2020 年 6 月 30 日 – 7 月 2 日,MWC ASIA将再次在上海举行。如果疫情能顺利度过,考虑MWC2020没有召开,那么上海这次会议相信规模会很大。

真诚期待疫情能早日过去。天佑中华!

上一篇:365体育投注开户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